探访“艾滋病村”如何看待艾滋病检测实名制

艾滋病实名制自推行以来引发了多方争议,关于此举是否可行也成为炙手可热的话题。多数疾控中心对艾滋病检测实名制问题作出积极回应,表示坚决执行。与此相反,许多民间防艾机构提出质疑。他们认为实名制的推行,是对艾滋病患者的“广而告之”,严重的侵犯了个人隐私,对患者工作、家庭、生活等产生重大影响,结果只会适得其反。记者针对“艾滋病检测实名制”如何看待这一问题,探访了驻马店市上蔡县“艾滋病村”,听取艾滋病病人对此的回应。

驻马店市上蔡县文楼,因艾滋病而闻名,被世人称为“艾滋病村”。该村现有3597口人,其中HIV阳性感染者373人,现症病人360人,涉及287户,占全村总户数的32%,是河南疫情最严重的村庄之一。从驻马店市区到上蔡县,关于艾滋病的标语随处可见。墙体、公交站牌等每一个公众可见的地方都写有预防艾滋病的警示语。这一切,似乎都在说明着,艾滋病对于这个城市有着不同寻常的意义。

得知记者要来访,文楼村村民早早的聚集在了村卫生所的广场上。2月的河南依然很冷,记者刚下车就被村民的热情所感染。对于记者的到来,他们显得很激动也很高兴。当谈及“艾滋病检测实名制”问题时,村民的反应不一。

四十岁的王广军说,2003年的夏天,他在广州一家公司做保安,在一次体检中,发现患有艾滋病。不到两天的时间,就被公司辞退了。当时的处境可谓山穷水尽,一个人背井离乡,身边没有亲人朋友,在公司处的好几个同事,看见自己也如同见了瘟神一样。由于体检是用身份证检查的,医院已经备了案,再去找工作已经没有公司愿意要。当时所有的钱都花在了治病上,连回家的路费都没有。

“我是用身份证检测,受到毒害最深的人。艾滋病检测实名制,只会让艾滋病人在这个社会上更加难以立足。这种生理和心理的双重打击只有我们自己才知道。”谈及往事,王广军声泪俱下。上蔡县芦岗乡文楼村卫生所刘所长认为,艾滋病检测实名制有一定的科学性和可行性。“文楼村之所以有那么多的艾滋病人,就是因为我们的宣传和预防工作没有做到位。假如我们主动检测,及时治疗,病情也不会蔓延到今天这样。”面对记者,刘所长表示他对国家的做法非常理解也非常支持。

“艾滋病检测实名制自推行以来我就非常关注,说实话,我的心里很忐忑。由于出生在艾滋病村,从上学开始我就备受歧视。当老师、同学问及我的老家时,我总是设法回避。最近在找工作时,我几乎第一轮就会被刷掉,原因就是我是艾滋病村村民。没有感染病毒的我就因为出生地被边缘化和歧视化,真不知道那些用实名制检测患有艾滋病的人们该如何生活?”22岁的小萌表示非常无奈。

防艾在线专家(www.hivlv.com)李主任认为,国际上一直在提倡减少、消除对艾滋病感染者的歧视,促进艾滋病的预防应该是从正面去解决问题,隐匿不是长久之计。对于不愿意公开检测的人们,可以选择雅培、艾博、爱卫等艾滋病试纸检测。李主任强调,艾滋病检测实名制不应简单粗暴的实施,应有配套制度让艾滋病患者能够安心、放心的配合实名制的推行,积极治疗。

推荐阅读:

雅培4代窗口期多久 两周阴能排除吗

别紧张 艾滋一次就中的概率并不高

传染了艾滋病多久有反应 有哪些症状

关键词:如何检测艾滋病

0 条评论

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